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文章详情
 
文章搜索
 
 
鳌峰书院淵源之鳌峰精舍—鳌峰书院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5-01-17 21:05:49    文字:【】【】【

鳌峰书院淵源

1191     1911.9.18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段宝林撰

高峰书院院长     黄宏飞敬録

南有九仙鳌峰,北有箕山高峰,维闽有箕,浩气凛如。

鳌峰精舍—鳌峰书院

1263——1911.9.18

    鳌峰精舍经二百余年的沧桑风雨侵蚀至明成化元年庚寅(1470年)按察副使何乔新命府通判李明重建,中为“传衷堂”以祀熊禾,后为“道原堂”祀孔圣;而以颜、曾、思、孟四子配。孔子五十一代孙孔元敬书额,左为晦庵师友“道义”之祠,五夫刘珙书额,右为南昌熊氏“忠孝”之祠,南昌族子朋来书额,前为二门匾曰“鳌峰书院”。自始起将祠堂更为鳌峰书院,才有“鳌峰书院”之誉,当时成为游览胜地和大闽及台湾学子向往的书院,並为后人遗留下珍贵的九仙山石刻文化遗产。有摩崖石刻记:“欲高门第须为善,儿孙识字在读书。百事莫如读书好,千金难买子孙贤。”的嘉勉诗句,为后学千古流传。

明成化十五年己亥(1489年)知县勉斋裔孙海澄公第三次重建鳌峰书院立牌坊和鳌峰坊坊表二坊于门外,左曰“道学”右曰“忠孝”。

明万历四十七年己末(1619年)在这半个世纪之中“鳌峰书院”部分地被居民占用,时“鳌峰书院”该地为邵捷春宅,但书院旧基在焉。

清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又经九十年,福建巡抚张伯行第五次修葺鳌峰书院,自鳌峰精舍(1219年)之名,至鳌峰精舍祠堂(1227年)之址,再次扩建鳌峰书院,宏伟壮观,成为福建府学大规模的书院,並将原勉斋书院的藏书归纳于鳌峰书院藏书楼。

乾隆間道士顔一亮取峰下土,以修“九仙觀”,朱子书“鵬海天風”石,因而頹墜,聲聞數里,書院諸生將訴於當事一亮,懼自請培土修台,示罰。因禁盜取土者,日久禁弛;取者,漸成坑书院山長張惕庵太史懼頂且傾頹,倡諸生醵錢六萬,運土填築,申前禁後,台執歌仄。

乾隆間曾任“峰書院”山長有:孟瓶庵、鄭蘇年、游磳田,並修葺書院。

   清嘉慶五年(1800年)貢生,著作家,陳庚煥(1757-1820),字道由,號惕園,長樂古槐人。撰有《平遠台不宜終毀議》記曰:“九仙山巔巨石矗空,西俯大士殿曰‘頂’,亦曰‘峰’,峰東舊倚一石鐫“鵬海天風”四字,石高廣,與峰埒有奇石橫其上,遠望如喙,峰西平遠台,附峰累石,亦上接峰頂,峰下古‘峰精舍’,宋黃勉齋先生繼紫陽設教處也。明鄭少谷先生作“遲清亭”於峰東北,少谷柴門在焉。”峰平遠之名,其重於先後如此是峰爲本山龍脈,正脊峰北一脈,蜿蜒趨峰坊書院,(勉斋先生裔孙黄海澄所建)適承其委講堂、扆亭,正對此峰,故張清恪公建書院,即以命名存勉齋之舊,亦以表形勝也。

嘉慶十年(1805年)八月,有《鳌峰書院記》,未記撰著者,內記無府志可考其詳,草記多誤。

清道光間,书院山長陳壽祺,改鳌峰书院東偏學舍爲課棚。

清宣統元年(1909年),改鳌峰書院爲法政學堂。

宣統三年(1911年)九月十八夜,革命軍起事縱火延毀法政学堂(鳌峰书院)。學員遷徙尤溪縣“南溪書院”(爲朱文公出生地)就學筆者拜訪當年法政學員八十四歲高齡高齡陳公遠先生,笔者向陳公遠先生了解鳌峰书院概况,故笔者秉列为记随后師範學院迁于鳌峰书院遗蹟。即现在福建师范大学。

附记:鳌峰书院渊源,经历七百二十一年的悠久歷史古文化宋、元、明、清末、民国至今历史沿革变迁非常清晰,但遊九仙山的朝廷官員和学者極多,自明起很少人提到勉齋先生,在法雲西廡授學諸生閱历,唯一徐熥一人在詩中提到勉齋先生,並與《勉齋先生黄文肃公文集》所記相吻合。史料显示和笔者考证鳌峰书院,在明成化元年庚寅(1470年)就有鳌峰书院之名,并不是张伯行创举的,“鳌峰书院”而是响誉整个中国和日本、韩国、台湾的勉斋先生创举的鳌峰精舍(鳌峰书院),吾祖为中华民族文化传承。为祖国培养出众多杰出的人才,为中华文化传承作出卓越的贡献,现世人無知,淡然一空,引人深思。

唐纪甲午四三四八年五月段宝林、黄宏飞仝敬记

 
 
当前位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5 福建高峰书院
设计制作、技术支持:东科数据